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乱伦> 鬼畜的强姦

鬼畜的强姦

(一)飘散的花蕾  
看看手錶,晓柔将剩下的光碟归回定位準备要下班了。晓柔在这间光碟出租店打工也有一段时间了,早上上课晚上打工,因为晓柔长的可爱又有礼貌,所以店里的常客都非常喜欢她。  
她随手拿起一片刚刚客人还的光碟,顿时感到脸红耳赤。那是一片限製级的光碟,包装上赤裸裸的性交图片让晓柔心跳加速,虽然说在出租店打工碰上租这类片子的客人不在少数,应该见怪不怪,但晓柔就是会脸红心跳。下班时间快到了,晓柔赶紧将光碟分类好排回架子上。  
「咚!」电动门再度打开,一名男子慌张的跑了进来,晓柔赶紧把片子放好跑回柜檯。像这种店快关门才回来还片的客人,晓柔早就不感到稀奇了。  
「欢迎光临!先生还片吗?请问你家里的电话。」晓柔问着眼前的男子。男子将一大袋的光碟放在桌上并说了电话号码,接着就走进店内準备要选片子。  
晓柔一看就知道今天要準时下班是不可能了,因为她至少要等这位客人走了才可以下班,晓柔无奈的取出袋内的光碟。天啊!里面竟都是限製级的片子,看着封面上的图案,晓柔整个火热起来。好不容易才将片子的记录消掉,晓柔整个脸已经红得像一颗熟透的苹果。  
晓柔抱起那堆光碟走到放限製级片子的位置,刚刚那位还片子的男子正抱着一堆选好的限製级光碟,认真的挑选着其他的片子,晓柔走过去将片子放到架子上,男子抬起头来看了看晓柔,然后又继续挑选着片子。  
好不容易晓柔等到最后一位客人走了,她将门窗锁好準备要下班了,但距离原本下班的时间晚了半小时。晓柔关起店门準备回家了,因为出租店离家很近,所以晓柔都是用走的回去,平时大约走个十五分钟就到家了,今天晓柔也不知怎幺搞的,突然很想要到公园走走看看夜景,于是晓柔往公园的方向走去。  
我躲在巷子的阴暗处看着女店员走了出来,于是我就悄悄的跟在她后面。前一些日子听说这里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店员,于是就改到这里租片子,很庆倖这家店的女店员长的还真不错,从她胸前的名牌得知她叫曾晓柔。  
我远远的看着她,胯下的肉棒早已硬了起来,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只见她朝公园的方向走去,心里不由的雀跃不已,老天真是眷顾我啊!  
公园里晓柔看着天上的月亮,四周极静无人声只有虫鸣,晓柔心里不由的毛了起来,「我怎幺这幺无聊!干吗没事跑到这里干甚幺?」晓柔口里不停的嘀咕着。  
「曾晓柔!」我喊着女店员的名字并快步的走向她。女店员听到我喊她的名字,于是转过头来。  
「你是……啊……你要干什幺?」  
我从背后抓住她的手,将準备好的手铐将她的双手铐在背后,晓柔不停的挣扎,我由背后紧抱着她,将她拖进公园的深处。  
这时晓柔看清我的长像,认出我是刚刚还片的客人:「客人……你……你想干什幺?快放开我……救命啊……」晓柔不停呼叫着,但是深夜的公园根本不会有人来。  
我扯着晓柔的衣服和裙子,将她的胸罩和内裤给脱了下来,并把她推倒在地上。  
「啊……好痛……」  
我拉开拉炼掏出早已硬挺的阴茎,接着抓着晓柔的头髮拉她起来:「给我含住,否则小心我杀了你!」我话一说完,也不等晓柔是否愿意,抓着她的头将肉棒塞入她的口内开始抽动起来。  
「呜……呜……呜……」晓柔不停的呜咽着,口里被阳具塞满着,硕大的龟头直抵住喉咙深处,使她呼吸睏难。  
「啊……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晓柔大力的将头撇开一旁,大口喘气着!  
「啊……痛……痛……嗯……呜……」我大力的扯着晓柔的头髮,将她的头再度拉回来,将肉棒再次的塞入她的嘴里。  
「你想干甚幺……不要……救命啊……不要……放开我……啊……」我掰开晓柔夹紧的双腿,将手贴上她的私密处。  
「啊……嗯……嗯……啊……不要……啊……」我用手指轻揉着肉缝上的小豆,并弯下腰张口含住晓柔乳头吸吮着,我用舌尖绕着乳头的四周画圈,并不时的搔弄着乳尖。  
「啊……痛啊……啊……不要啊……痛啊……啊……」  
我用中指轻轻的插进晓柔的肉缝,不愧是还未开苞的处女穴,连手指都能挟得紧紧的。我慢慢地抽动着中指,来回的进出肉缝之中,越插肉缝分泌出来的蜜汁越多,最后我的手整个都湿湿黏黏的。  
「想不到湿成这样……真看不出来……呵呵……」我舔了舔手指上蜜汁。  
「不要……不要……这样子……呜呜……」晓柔撇开头去低声哭泣着,不愿去看这令她羞愧的一幕。  
「啊……不要……不行啊……啊……停下来……啊……不行了……啊……」  
我低下头用嘴吸吮着晓柔的嫩穴,舌尖上下的划着,并不停的挑逗着阴核;我的双手不停的揉搓着晓柔那对柔软无比的乳房。  
「不要……求求你……不要……放开我……不要……不要……求求你……」  
我跪坐着,将晓柔的双脚分开在我的两侧,并抓着她的腰际。晓柔知道我接下来準备要做甚幺,她不停的哀求着我。  
「啊……痛啊……嗯……痛……啊……嗯……啊……不要啊……啊……不要啊……啊……嗯……啊……痛……痛啊……嗯……啊……不要啊……啊……嗯……啊……嗯……啊……嗯……」  
我双手用力地将晓柔的下半身拉向自己,早已硬得发痛的肉棒对準着肉缝插了进去,大龟头穿破晓柔的处女膜直抵花心,湿热的阴道紧紧的挟着我的肉棒,快感一下爆发。我抓着晓柔的腰部,开始用力地抽动着肉棒,晓柔被我强迫弓起身子迎合着我,肉棒来回的抽动着,跟随着肉棒用力的抽插,肉缝两旁的嫩肉跟着被挤进拉出肉洞内。  
「啊……嗯……啊……嗯……啊……嗯……」  
晓柔背对着我坐在我的大腿上,双脚被我分开抓着,我从后面插进去,向上顶着粗大的肉棒插入晓柔的肉洞内,一下一下的抽送着;我左手抬高晓柔左脚,右手抓着她右边的乳房揉搓着。  
「停下来……不要射在里面……不要……啊……啊……求求你……我不想怀孕……啊……」  
我抓着晓柔的双腿重新将肉棒插入,开始用力的冲刺着。晓柔口里哀求我不要射在里面,但是身体却下意识抬高,并摆动着腰迎合着我,我知道她也要快到达高潮了,于是我加重力道冲刺着!  
「啊……啊……啊……」我低吼一声,用力地将肉棒插进阴道的最深处,接着一股滚烫的精液喷射出来。  
这时晓柔用力地弓起身子,全身颤抖着,高潮的快感淹没了晓柔,同时眼泪不由的从眼角落了下来。是爲自己被强暴了还有快感,又为了自己说不定会因奸成孕。  
我拍下了晓柔的裸照,并威胁她不準报警,否则就要公开她的裸照,晓柔哭着点头。看着她赤裸的身体,胯下的肉棒再度硬了起来,于是我再度强暴晓柔了一次,然后才满足的扬长而去。  

(二)緻命的诱惑  
晓静今年已经是国中二年级了,发育良好的她身材已经是凹凸有緻,加上长的又娇小可爱在学校更是受到男生们的爱幕,晓静在老师的眼中更是好学生的榜样。  
今天晓静因为要帮忙班上校庆的事所以留的很晚,总算所有的準备都大功告成了,晓静看看手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她松了一口气,将东西整理一下準备离开学校。夜里的教室静的可怕,刚刚因为一直忙的没注意,如今忙完了才感到害怕起来,晓静加快收拾东西的速度。  
一道黑影躲在教室外,安静地看着眼前的女孩,他的嘴角露出邪恶的微笑!  
男人看着教室内的女孩,心中不由的乐了起来,心想今晚不会寂寞了!她轻步的走向女孩的背后,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晓静吓了一跳转过头去,接着她感到肚子一阵剧痛,晓静抱着肚子软倒在地上,发出疼痛的呻吟声。  
男人一拳打在女孩的肚子上,接着抓着她的头髮将她拉了起来,拿出早已準备好的麻绳,将她面朝上的绑在桌子上。  
晓静颤抖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眼中透露着惊恐,男人正一件件地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脱下,晓静又不是三岁儿童,当然知道男人想干甚幺。男人胯下那根粗黑的肉棒正怒涨着,上面的血管正不停的跳动,龟头前端流出一丝透明的液体,正代表男人处于极度兴奋的至状态。  
虽然不可能,但是晓静还是开口哀求着:「求求你!放过我!拜託……我不要……求求你……救命啊……不要过来……不要这样……」  
晓静的哀求根本是多余的,男人正将她衣服的钮釦一个个解开,在解钮釦的同时,男人的一只手已经探进晓静的裙下。  
男人看着女孩颤抖的模样,心里不由的燃起了征服感,他的手指头隔着女孩丝质的内裤轻揉着双腿间柔软的部份,半褪去的校服里粉红色的无肩蕾丝胸罩早已被翻开一边,露出白晢的乳房。揉着刚开始发育的椒乳,由手掌心传来的柔软触感刺激着男人的脑神经,肉棒更是硬的涨痛到感到一丝疼痛。  
轻捏着少女凸出的粉红色乳头手指头突然感到一丝湿黏,男人弯下腰张口含住女孩乳房吸吮着,手掌也不閑着,翻开另一边的罩杯爱抚着。  
没多久,男人发现到女孩的呼吸已经开始混乱急促起来,校裙内的底裤早已湿得一蹋糊涂,他起身将女孩的内裤给扯掉……  
晓静感到裙下一阵凉飕,紧接着某种火热的物事抵在自己的阴道口上,晓静知道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晓静抱着一丝希望哀求着男人:「拜託你……戴……戴……上套子……我我……不要怀孕……啊……好痛!」  
男人根本不理晓静的请求,扭腰往前一顶,硕大的龟头分开晓静的阴道口、冲破处女膜,直抵在子宫颈处。  
晓静痛得扭动着身驱想要躲开,但是四肢被紧紧绑着,她哀叫着。男人将肉棒缓缓的抽出来,上面沾粘着晓静阴道内黏液和处女膜破裂的血丝,男人兴奋的再度用力将肉根插入,晓静再度发出一声哀号。  
男人奋力的抽动着胯下肉棒并发出满足的呻吟声,晓静感到一支烧热的铁棒正不断捅着自己,她不停地发出悽厉的哀叫声,双手扯着绳子,手睕被麻绳磨得鲜血淋淋……  
男人忘情的抓着晓静的腰际,用力的狂抽猛送着,晓静的手终于扯掉绳子恢複自由,她随手抓起一样东西就往男人的胸口刺了过去,同时男人也在同一时间将滚烫的精液射进晓静的子宫内。  
男人不敢緻信的看着心口上的剪刀,然后就趴在晓静的身上气绝而亡。  
晓静想推开身上的男人,但是双手早已无力,男人虽然死掉,但是充血的阴茎还插在自己的体内,晓静明显的感到男人还持续地射精,她闭着眼流着泪,因为母性的本能让她感到自己已经因奸成孕……  

(三)处女的体香  
晓月快步的走着,自从父母过世后她跟姐姐晓柔一起生活着,在她的心目中端庄贤淑的姐姐是非常完美的,高中快毕业的她最大的目标就是成为跟晓柔姐一样的女性。  
一进家门晓月就听到一些细细的呻吟声,是晓柔姐回来了吗?晓月猜着一边走向姐姐的房间,呻吟声越来越大声,听得晓月脸红耳赤的。  
晓月轻轻推开姐姐的房门,「啊!」晓月不敢自信的看着房内,平时在她面前端庄贤淑的姐姐正坐在一名男子的身上卖力地扭动着雪白的臀部,嘴角流着透明的津液并忘情地呻吟着。  
床上的男子似乎发现到晓月,朝她冷笑一声,然后用力的起身将晓柔压在床上,抓着她的双腿用力地摆动着腰杆,粗黑的肉棒不停地进出晓柔的阴户。晓月看得更是心跳加速,她赶紧沖回房内。  
男子看到晓月离开后,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我决定了,我一定要让你怀孕!」男人的心里道:「当然还包括你那可爱的小妹。」  
晓柔一听惊得大喊:「不行!求求你不要!」说着不断的推着男人。  
男人抽出肉棒,将上面的保险套给拿掉,重新插进晓柔的阴道内,「还是没戴套子比较有感觉!」男人开口说道。  
晓柔不停地推着男人,并不停地流着泪求着:「求求你,戴上套子,我不想怀孕。求求你,啊……不要!」已经来不及了!晓柔感到男人的肉棒在她的阴道抽搐着将生命种子撒在子宫的最深处。  
晓柔走到晓月的房门外敲着门喊道:「晓月,吃饭了!晓月!晓月!」晓柔叫了几声,看见房里的人不理会,于是开门走了进去。晓柔看见晓月整个缩在墙角边,于是走了过去。  
「不要过来!」晓月大声喊道!  
晓柔一惊站在原地:「晓月……」  
「那男人是谁?!」晓月怨恨的抬起头来看着自己最尊敬的姐姐。  
「他……他……他……」晓柔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他到底是谁?说啊!」晓月继续逼问着。  
晓柔终于心一横,开口道:「一个多月前他……他强暴了我,并拍下我的裸照威胁我不要报警,要不然他会将照片发出去!」  
「那你可以去报警啊!」晓月说着便要起身来。  
「不行!求求你晓月!不要报警!呜呜……」晓柔说着便哭了起来。  
「为什幺?!晓柔姐!为什幺!?」晓月喊着!  
「因为……因为……」晓柔又结结巴巴起来。  
「因为她爱上了我的大肉棒,离不开我的身体了!」男人依在门边开口道,手里头拿着一副手铐不停地晃着。  
晓柔转过头,惊讶的道:「你不是走了吗?怎幺还在这里?」晓柔突然看到男人手里的手铐,心中不由得感到不安。  
「姐姐,他说的都是真的吗?!」晓月质问着。  
「晓月……」晓柔撇过头去不敢正面答覆晓月的问题。  
晓月看到自己的姐姐默认了,她摇着头大叫着:「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不要看到你……」说完就往门口沖,但是却被男人给拦下来了。  
男人冷笑着:「小妹妹!不要这幺说你姐姐,因为等一下你也会迷上我的大肉棒的!」一说完,男人就将晓月的手抓到背后用手铐给铐了起来,并将她推进房内,然后将房门给关起来。  
「求求你放过我妹妹!我甚幺事都答应你!求求你!你要干就干我吧!求求你放过她!」  
晓柔抓着男人的手臂,不停地哀求着。  
男人一手搂住晓柔的纤腰将她靠紧自己,晓柔一贴进就明显的感到男人那怒涨的肉棒,男人的另外一只手早已撩起晓柔的长裙,并熟练地爱抚着晓柔双腿间那柔软的私处。刚刚才平息的欲火很快的再度给点燃,还非常湿润的阴道再次分泌大量的蜜液,刚换好的内裤一下又湿透了……  
「求求你……」晓柔小声的道。  
「甚幺?你说甚幺?我没听见,大声点!」男人说着,并瞄向床上的晓月。  
「求求你快插进来!我快受不了!」晓柔已经快受不了,阴道内麻痒不止,体内的一团欲火不停地焚烧着。  
但是男人还不放过她:「甚幺东西插进来?又要插到哪里?」男人要让晓月知道她那敬爱的姐姐是如何的淫蕩。  
「拜託你,快点把你的大肉棒插到我的小穴里!」晓柔在晓月面前大声的喊着。  
男人看到达到目的,于是朝着晓月冷笑:「你看,这就是你最敬爱的姐姐!嘿嘿……」说着就放开晓柔,一边走向床,一边将裤子给脱下来,然后大刺刺的躺在晓月的旁边。晓月看到男人那又粗又大的肉棒正不停地抖动着,脸上马上浮现出红晕。  
这时晓月又看到晓柔姐赶紧将湿透的内裤脱了下来后,马上爬上床来跨坐在男人身上,用她那白晢的纤手握着男人的肉棒对準着自己微开的肉缝,然后俏臀一沈,肉棒应声而入。晓柔口里发出解脱的呻吟声,然后晓柔双手撑在男人的胸前,开始摆动着臀部。虽然下体被晓柔的裙子盖着,但是晓月仍很清楚的听到肉体碰撞时的声响。  
看着姐姐的模样,晓月感到自己的私处开始发痒起来,全身发烫,她想用手去抓,无奈手被铐在背后不能动弹,她下意识的磨擦着双腿,但是越磨越痒,晓月感到乳房涨涨,多希望有人可以帮她揉一揉。  
才一想,就有一只大手贴上她刚发育的椒乳!  
「你……你……要干什幺……放开我……啊……啊……嗯……」晓月无力的喊着。男人熟练的揉搓着,手掌心清楚的感觉到校服下蕾丝内衣的花纹,想不到俩姐妹那幺喜欢穿有蕾丝内衣。  
晓柔衣衫不整,酥胸半露,一只手撑在男人身上,另一只手爱抚着自己的乳房,下半身有规律的前后摆动着,大量的淫水已经浸湿床单和裙摆。  
待在一旁的晓月身上校服的釦子被解得只剩最后两颗,粉红色的无肩蕾丝胸罩被拉到乳房下方,露出微隆的乳房上面粉红的乳头正高高的凸起,校裙半掀,粉红色的内裤已经褪到膝盖处,稀疏的阴毛下是粉红色两片肉瓣,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的花蕾,大量的蜜汁不停的由阴道口流出,沾粘着男人的手指和床单。男人贪婪的吸吮着晓月口中的津液,舌头灵巧地带领着晓月的小舌……  
男人推开趴在身上喘息着的晓柔,起身帮晓月将内裤脱掉,分开她无力的双脚,将它们架在自己的双肩上,双手扶住晓月的腰部,将沾粘着晓柔湿润的肉棒抵在晓月的阴道口……  
「马上让你由女孩成为女人,让你跟你姐姐一样。」男人淫笑着,肉棒缓慢地进入晓月的阴道内,处女紧缠的阴道紧紧的夹着男人的肉根,不停地收缩着,极度的欢愉让男人忍不住用力地将肉棒重重插进去。  
「啊……好痛!啊……姐姐……啊……好痛!好痛!」晓月因疼痛而不停地扭动着,但是男人双手紧紧的箝住晓月的腰部,感受阴道内带来的快感。  
男人缓缓地将肉棒抽出晓月的阴道,上面沾染着晓月代表处子的鲜血,男人满意地再度将肉棒插进晓月的体内。充分的湿润让晓月的疼痛降到最低,没多久晓月已经是娇喘不已,处女阴道内的紧缠让男人疯了似的狂抽猛送着,一旁无力的晓柔只有为自己的亲妹哀伤……  
晓月在一连串的呻吟声中到达高潮,男人抽出沾血的肉棒,再度分开晓柔的双腿,「嗯!」晓柔闷哼一声,肉棒再度插进晓柔的阴道内。  
男人抽动几下,对着晓柔道:「我说过要让你怀孕的。嘿嘿!」接着晓柔感觉男人的肉棒不停地抽搐着,将精液不断射进自己的体内,加上男人刻意将肉棒插入自己的最深处,晓柔知道,自己最后一定会怀孕的。


强姦